您的位置: 網站首頁 -> 教育科研 -> 教師論文 -> 正文
教科成果
《唐朝的韭菜》三點導讀
作  者:許麗莎
成果項目:文章《<唐朝的韭菜>三點導讀》發表于《語文教學與研究》(2015年5月下旬刊)
頒獎單位/發表途徑:國家級中文核心期刊《語文教學與研究》2015年5月下旬刊
榮譽級別:省級及以上
發表日期:2015年05月
浏覽次數






《唐朝的韭菜》三點導讀
大发快三   許麗莎
美點賞析
李漢榮的散文長于奇特的想象和詩意的表達,意境深邃,語言精美,充滿哲理意味,抒情氛圍濃厚,給人以清新明麗的藝術享受。《唐朝的韭菜》就是其中的代表作。此文巧借杜甫視角,以看似戲谑誇張的口吻,描述了“唐朝的韭菜”現今被異化並波及“文化菜地”的怪現象,表達對當今社會文化沒落的深深憂慮,寄托了一個知識分子對傳統文化的高度責任感。
作爲一篇經典散文,它的美十分突出:
結構美。開篇即以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間黃粱”點題,引出文章的抒情對象——被杜甫保鮮在一首詩裏曆經千年仍散發著清香的雨夜春韭。接著由杜甫詩中的韭菜,寫到現代以大棚韭菜爲代表的各種奇形怪狀的蔬菜,再引申到現今“文化菜地”粗制濫造各種僞劣文化的現象。最後對僞劣文化現象進行批判。文章以“韭菜”爲線索,由食物到精神文化,由實到虛,可謂層層深入,結構完美。
寓意美。中心物象“唐朝的韭菜”,本來就是一種美好的物。它嬌小、精致、可愛,“散發著清香”,是一種“精美”的植物,具有“天然、本來的長相和品性”,能夠“喚起詩人們細膩、愛憐的情思”。其實,它更有內在精神品質——“樸素本分”“安靜單純”。唐朝與韭菜的接入點是什麽呢?作者說,“用五言這精致的樣式,表現這精美的植物,是很相宜的”。也就是說,句子精短的“五言詩”與模樣精致的“韭菜”很般配,“韭菜是自然的五言詩,五言詩是文化的韭菜”。作者在賦予五言詩以韭菜的自然韻味的同時,賦予了韭菜以五言詩的文化氣息,小小的韭菜成了唐代以詩歌爲代表的文化魅力的象征,它是傳統精神文化的一個縮影。
語言美。李漢榮的散文語言富于韻致,清新、鮮活,詩意的表達融入奇特的想象。瘋長的“芹菜”、龐大的“蔥”、膨脹的“土豆”等,運用誇張、排比,藝術地再現了蔬菜因人爲因素發生變異的社會現象。“樸素安詳地……把自己排列成詩”運用擬人、比喻,形象生動地寫出唐朝的韭菜清清爽爽、自然本真的生長狀態,飽含喜愛贊美之情。“是韭菜嗎?”一連串反問,使杜甫驚訝與迫切想探個究竟的焦急心情躍然紙上!“韭菜是自然的五言詩,五言詩是文化的韭菜”運用頂真辭格,結構回環往複,含義深刻隽永。文中既有“短篇不過夜,中篇不過周,長篇不過月”這樣勻稱的整句,也有“沒見過的世面……斑鸠、白鹭”這樣整散、長短結合的句式,靈活多變。“只見過”與“沒見過”兩句雅俗對照,表達作者對現實中文化沒落的失望,對回歸唐朝“雅”文化的渴望。“保鮮”意指杜甫詩歌中的韭菜流傳千年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。“瘋長”等動詞的排列,“碩大的”等形容詞的聚合,也增強了語言的表現力。
難點指津
    難點在于本文的主題。一是生態環境,二是文化環境,重點是文化環境。
德国大诗人荷尔德林曾说:“人,诗意的栖居在此大地上。” 诗歌向来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。《唐朝的韭菜》由一句诗写起,写处士对“我”的热情款待:冒着夜雨剪来的春韭,新煮的掺有黄米的大米饭,自然是随其所有而具办的家常饭菜,却体现出老友间不拘形迹的淳朴友情。作者对如此本真的意境很是喜爱,这才有了主旨句“韭菜是自然的五言诗,五言诗是文化的韭菜”,把清新、朴素的韭菜当作唐代五言诗的化身。作者笔下的韭菜娇小、精致、精美,朴素本分、安静单纯、露水盈盈,足见他对传统文化返璞归真特质的喜爱。没见过世面的韭菜何其有幸,它拥有质朴、醇正的清香,清清爽爽的姿态,接待诗人和他的诗共享一场文化与精神的盛宴。
但作者不只是寫“韭菜”,作者很巧妙地寫到現代以大棚韭菜爲代表的各種奇形怪狀的蔬菜
作者很巧妙地寫到現代以大棚韭菜爲代表的各種奇形怪狀的蔬菜,引申到現今“文化菜地”粗制濫造各種僞劣文化的現象。這種變異的“文化韭菜”,令人深思。韭菜與詩與現今生活融爲一體,足見作者對傳統文化的無上熱愛。作者把唐朝的韭菜、杜甫對詩歌創作的態度和如今的韭菜、今人對文學的創作態度進行了對比,抨擊今人急功近利、輕浮急躁的心態,表達作者對回歸自然、本真、純樸的呼喚。
考點訓練
1、     從文中看,作者爲什麽說“韭菜是自然的五言詩,五言詩是文化的韭菜”?
2、     請指出下面句子所用的修辭手法,並具體說明修辭手法在文中的表達效果。
樸素安詳地,一根一根地,在露水和清風裏,認真地排列著自己,把自己排列成詩。
3、     結合全文,探討作者的寫作意圖。
附:參考答案
(答案見上文分析)